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互联网营销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资迅
资迅
技术
技术
团队
团队
查看: 313|回复: 0

[公告] 穿越后,她掉到了王爷的床上,稀里糊涂的就被…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无聊
    2015-9-15 11:56
  • 签到天数: 193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发表于 2019-3-9 16:44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0-temp-201811-27-1543289918759.jpg

    北月国,华容巷前聚集诸多看热闹的人,这些人对着巷子里边指指点点,言语之间尽是嘲讽。
    “诶,这是哪家的小姐,竟这般不知羞耻。”
    “貌似是夜家的三小姐,你看那半边脸上的胎记,不正是那三小姐的吗。”
    “啧啧,听说三小姐还是小王爷未过门的王妃,赶明儿你们去王爷府看看,小王爷的帽子是不是绿色的。”
    闻言,众人皆是一阵大笑。
    ……
    身体被无尽凉意包裹,夜轻歌脑海里一阵嗡鸣,蓦地睁开双眼,眼前是蓝天白云,和一群眼神里充斥着轻蔑的人。
    看着眼前这些人身上穿着与现代截然不同的服饰,夜轻歌微微蹙眉。
   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佣兵王,无名;上头派她去凤山找千年玉,才进山,就遇到山体崩断,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,可怜她一世英名。
    夜轻歌警戒的望着眼前陌生的景象,察觉到身上凉风阵阵,她下意识低下头望着自己身子,身上只罩着一层薄纱,身体上青青紫紫的伤痕似隐似现,引人瞎想,只能用衣衫不整来形容。
    夜轻歌扶着墙面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四肢百骸似乎都被人用锤子敲打了一遍,疼痛难耐。
    她刚站稳,脑子里忽然一阵绞痛袭来,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,万兽奔腾般疯狂涌进了脑海。
    夜轻歌,夜家嫡系三小姐,丹田破碎的废物,不仅如此,因出生自带的紫红胎记覆盖半张脸,还是闻名遐迩的丑女。
    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华容巷,夜轻歌从多出的记忆里可以得知,昨晚临睡前,本尊被庶出的妹妹夜清清邀去凉亭饮茶,一杯茶入腹后,她就没任何感知了。
    谁也不知道本尊昏死过后究竟经历了些什么,不过夜轻歌知道,凤山山体崩塌后,她不仅没死,还重生异世。
    “姐姐……”
    娇柔的声音响起,一道倩影快步走来,少女担心的看着夜轻歌,双手扶着夜轻歌的双肩。
    夜轻歌抬眸,目光死寂的望着忽然出现的少女,此人,便是夜清清。

    “姐姐,我知你与林管家有来往,可再情不自禁,你也得为夜家想想啊,为小王爷想想。”夜清清气急败坏,神态郑重,“你这样伤风败俗,让爷爷一把老骨头怎么做人?让小王爷情何以堪?”
    好厉害的丫头。
    夜轻歌处变不惊,淡然的望着声泪俱下的夜清清,夜清清三言两语,就给她判了“通奸”的罪名。
    此事传开,夜轻歌这一辈子算是毁了。
    四周,众人交头接耳,一面说还一面讥诮的瞥着夜轻歌。
    “姐姐,你是不是吓傻了?”
    夜清清晃了晃夜轻歌,焦虑的道:“姐姐,你一定是怕受到惩罚吧,没事的,爷爷那么疼你,一定会把你许配给林管家。”
    “听说妹妹早就倾慕小王爷,如此,妹妹是不是以为就能成为小王爷的王妃?”
    夜轻歌酝酿了会措辞,一针见血道。
    她自知这种情况下众口难辨,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,说再多也没用,至于她的话,聪明人只要稍作用心推敲一番,便能了解几分真相。
    “姐姐,你说什么呢。”
    夜清清呆愣住,有些不知所措,她只知夜轻歌逆来顺受懦弱不堪,却不想夜轻歌也有铁齿铜牙的一面。
    “把外衫脱下来。”夜轻歌忽然道。
    夜清清不解的看着夜轻歌。
    “我是不是你嫡姐?”夜轻歌目光如冰逼视夜清清。
    夜清清眼中愤恨之色倏尔而逝,回答道:“是。”
    “那就脱。”夜轻歌道。
    北月国长幼尊卑的规矩非常明显,庶出是庶出,嫡系是嫡系,庶出决不可忤逆嫡系,否则是大逆不道。
    夜清清双手紧攥着,身上逼出了冷汗,她眯起眼睛看着眼前淡然如风的少女,有少许的陌生,挣扎片刻后,夜清清还是舒展开了双手,将身上的外衫脱下。
    脱一件外衫又如何,反正夜轻歌已经声名狼藉;夜清清垂下眼眸,眸光阴鸷。
    夜轻歌自夜清清手中拿过外衫,罩在自己身上,拍了拍夜清清肩膀,欣慰的道:“不愧是我的好妹妹。”
    系好腰带,夜轻歌绝尘而去。
    巷子前堵塞的人海见夜轻歌走来,竟是下意识的朝两旁退去,为其让出了一条大道。
    夜轻歌离开后,看热闹的众人与夜清清面面相觑,如今,这算什么回事?

    夜清清衣衫虽然整齐,不过因脱了一件外衫,里边的亵衣隐约可见,颇有些狼狈。
    她目光阴狠的朝夜轻歌消失的方向看去,双眼赤红的可怕。
    该丢脸的是夜轻歌才对,为什么她成了一个笑话?
    夜轻歌沿着记忆中的路回到夜家,恰巧遇见从夜家里边走出的林管家,林管家约莫二十岁,气质儒雅,长相清秀,一看即是干干净净之人,年纪轻轻便当上夜家总管,也可见其不凡之处。
    林管家看见夜轻歌,面容颇有些尴尬,他别扭的转过头,视线看向别处。
    擦肩而过的刹那,夜轻歌忽然道:“林管家,人做了坏事,可是会下地狱的。”
    林管家脚步顿住,他回过头,诧然的望着夜轻歌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    三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。
    才走出门,林管家便看见迎面走来的夜清清,看见夜清清并没穿外衫,立即担心问道:“小姐这是怎么了?”
    夜清清剜了眼林管家,道:“还不是夜轻歌那个小贱人,竟敢当众羞辱我,这次,我绝对不会放过她。”
    林管家欲言又止。
    “林大哥,你可是说过无论如何都会帮我的。”夜清清忽然抱住林管家的手臂,不知是有意无意,手臂晃动时,总是会不经意的摩擦胸前的柔软,而夜清清的声音,比这更酥软,“这次,你也会帮我到底,对吧。”
    林管家脸色微红,咽了口唾沫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    却说夜轻歌回到住处,整个人软弱无骨的瘫倒在地上,四肢百骸的每一处,都是撕裂般的痛,适才在人前她不得不忍,如今整个人都倒在地上了。
    不论是北月国还是北月国所在的四星大陆,弱肉强食,她带着这种残破的身体出去只有死路一条,若是留在夜家,还有一线生机。
    至少,就算她受尽千夫所指,还有一个人不会抛弃她。
    那人即是,夜家大长老,她的爷爷,夜青天。

    夜家是百年世家,底蕴浑厚,在这个崇尚凝神聚气的四星大陆上,夜家出了夜轻歌这么一个废物,必定是羞耻的,不过夜轻歌能活下去,依仗的无非是夜家大长老,其爷爷的宠爱。
    刻骨的痛,使得夜轻歌倒吸了一口冷气,她趴在地上,浑身无力,眸光复杂的望着前方桌角。
    她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她会出现在神奇异世,不过,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这里,她都是一个人,于她来说,在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活着。
    夜轻歌心思千回百转之际,其半边脸上的紫红胎记,忽然似流水般融为一体,紫红之光迸射而出,飓风袭来,窗户啪的一声打开,夜色正浓,赤红的莲花自光芒中怒放,绝艳奢华,莲花之上,一坨肉团缩在一起。
    风声呜咽,如泣如诉。
    肉团伸展开四肢,慵懒矜贵,它眯起眼,红色的鬃毛柔滑细腻,似猫似狐;猫狐的双眼尤为慑人,一紫一红的颜色,紫如曼陀罗,红似曼沙珠华。
    夜轻歌无力的趴在地上,呆愣的望着朝她徐徐走来的猫狐。
    猫狐孤傲的站在夜轻歌面前,忽然扬起爪子,朝夜轻歌有着紫红胎记的半边脸用力拍下,尖锐的爪子撕裂开脸庞上细腻的皮肤,鲜血顿时渗透,沿着脸部轮廓滑下,在青石板的脸上凝聚成血泊。
    夜轻歌皱眉,大怒,眸里寒意乍现,尚未作出任何攻击性动作,眼前忽然被一层血幕罩住,再睁眼,世界已然不同。
    眼前,是昏暗的空间,万籁俱静,天地无声,荒凉之感自心底升起,夜轻歌从地上站起,虚眯起双眼,朝前望去。
    夜轻歌前方三米处,乌墨泼成的九龙王座稳稳伫立,身披火红大袍的男子横卧在椅上,腰间随意用根红绳系着,衣襟敞开,锁骨性感;男子目光轻狂的不可一世,也妖孽得举世无双,一双狭长凤眸,一紫一红,或是优雅或是嗜血,眉间一点朱砂痣,明艳不可方物,唇形削薄,红似血玉,绚若朝霞。
    妖孽!
    夜轻歌暗嗤一声。
    嘀嗒……
    夜轻歌脸上的血,持续的滴在地上。
    男子望着地上溅开的鲜血,若有所思,良久,才懒懒的看了眼夜轻歌,道:“你过来。”声线极好,犹似芙蓉泣露,昆山玉碎。
    夜轻歌微微蹙眉,这男人美如毒药,太危险;她站在原地,面若冷霜,眸底寒意乍现,暗自戒备。
    见夜轻歌没有任何反应,片刻后,男子敛眸蹙眉,摇了摇头,“真不听话。”
    忽然,男子消失不见,与此同时,夜轻歌整个人被横抱起,身体悬空。
    “你体内被下了蛊毒,不想死的话,就乖乖听话。”男子道。
    夜轻歌身体紧绷,目光警戒,似蛰伏的豹子,随时释放出致命一击。
    男子知道夜轻歌的戒备,也不在意,道:“放心,我对没身材没脸蛋的女人没意思。”
    夜轻歌:“……”
    她只是半张脸丑而已!
    何况,才十四五岁的孩子能发育到哪去?


    嗒嗒……
    脚步声阵阵,男子抱着夜轻歌在一滩温泉前停下,他粗鲁的将夜轻歌抛入温泉里,泉水四溅,将夜轻歌湮没。
    夜轻歌从水中站起,三千青丝湿哒哒的黏在脖颈上,她愤愤不平的望着双手抱臂站在泉边居高临下俯瞰着她的男子,怒道:“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?”
    “你也算香玉?”
    男子挑眉,好似为了验证自己的话,还认真郑重的上下端详了一番夜轻歌。
    夜轻歌:“……”
    她承认,这张脸毁在了胎记上。
    提起夜家三小姐,世人脑中首先出现的不是夜轻歌三个字,而是丑女,亦或者是废物。
    “这三生泉有洗筋伐髓治疗伤口的功效。”男子坐在泉边,懒懒的扫了眼泉中狼狈不堪的夜轻歌,道:“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来泡上一泡,倒是便宜你了。”
    夜轻歌轻瞥一眼男子,人虽美,但这毒舌的程度,真让人不敢恭维。
    “你究竟是谁?”夜轻歌靠着泉边,一面享受泉水抚摸身体,一面问道。
    男子眸光微闪,道:“姬月。”
    夜轻歌微微蹙眉。
    姬月道:“简单点说,我是你脸上的那块胎记。”
    “胎记?”夜轻歌诧然,蓦地睁开双眼。
    姬月点头,“不错,当年我逃到四星大陆,遭到追杀,命悬一线恰巧遇见你出生,你命格与我相合,又是在子时出生,为了活下去,我便将自己封印在你左边脸颊上。”
    夜轻歌转头看向姬月,目光犀利,问:“为什么以前你没出现过?”
    夜轻歌本尊的记忆里,没有任何关于姬月的回忆。
    闻言,姬月轻笑,道:“你并非是真正的夜轻歌,不过,正因为你的出现,增强了我的力量,我才得以恢复肉身。”
    一切,似乎都得到解释。
    此时此刻,夜轻歌才算是对姬月放下了敌意,若真如姬月所说,他是她脸上的胎记,那就是与她在一条船上。
    “你身上的毒解开了。”
    姬月一把将夜轻歌自温泉中提起,还随手晃了晃,像是要甩干夜轻歌身上的水……
    夜轻歌无奈的瞥着身边一脸嫌弃的望着自己的男子。
    若是有一日她会死在这里的话,一定不是因为仇敌,而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活活气死的。
    “我的丹田,能够修复吗?”夜轻歌问。
    她身为佣兵,自然熟悉格斗和古武,但这些,到底比不上凝神聚气来得强大,想要真正在这世界上立足,丹田是基础。
    姬月表情有些凝重,道:“你的丹田一出生就被人毁了,我当时力量甚微,帮不到你,不过要修复的话,也不难,你给我一天时间。”
    “有人来找你麻烦了。”
    姬月忽然勾唇邪魅一笑,夜轻歌尚未反应过来,眼前黑光乍现,刹那间,便又回到了房间之中。


    popularize-2056257-qrcode-1949-20190309163934.png
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关闭

    站长推荐上一条 /2 下一条

    QQ|积分商城|网站地图|小黑屋|关于我们|华罡网校-互联网营销学习网 ( 赣ICP备13000048号  

    GMT+8, 2019-8-24 15:23 , Processed in 0.090688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华罡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